北門三井倉庫:憂鬱的紀念碑

兩個多月沒寫文章,這大概是這個網誌(註:廢業青年日記)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可是這一次可不是什麼網路自閉症發作,而是真真正正地寫不出東西,表達不出自己的看法。

在台北北門旁,也就是舊總督府鐵道部與台北郵局的對面,有一棟老舊、破落的兩層樓磚造建築物。樓下騎樓的鐵捲門深鎖,而所有的窗戶都已經被木板封上。立面的山牆上有一個斑駁的白色菱形商標,中間有個小小的「三」字。這是日本三井財團戰前在台灣的產業之一,從一些日治時期的台北空拍照片裡,便已經可以見到它的身影。

在我有印象之後,這棟建築物的形象就與我外祖父的身影重疊在一起,因為在我年幼的1980年代裡,它是台灣省物資局的職員宿舍,從我外祖父在二樓房間的窗戶望出去,可以見到還沒地下化的鐵道上,火車轟然駛過,朝中華商場而去,或是緩緩駛進台北站。

這,就是我最原初的台北城意象,它是不可抹滅的。

中華商場也好,縱貫線鐵道也好,很多東西從台北城的地面上永遠消逝了。但是這棟不起眼的磚房竟奇蹟地存留到了現在,而成為我懷念外祖父的一座憂鬱的紀念碑。

一月二十一日,我的外祖父過世,距離外祖母的離開整整一年四個月。經過兩個月,我總算能夠好好地坐在電腦前面,準備談我接下來所要說的一些事情。

家祭時,在他的靈堂前,我這樣說:我的外公是一位真正的知識份子。

這並不是因為他農校畢業,擁有在同時代人中算是較高的學歷;也不是因為他是一位退休多年的資深公務員。而是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一種無聲的氣質,總在意外的時刻震撼我們這些晚輩,讓我們自嘆弗如;他那豐富的才藝,像是書法、國畫,甚至是桌球技巧或高等數學知識,足以使任何人為之折服,但他卻從來不炫燿這些,只沉默地扮演我們眼中風趣而慈祥的長輩。

我的外祖父從不發怒——至少,在我們這些孫字輩眼前,他從來沒有大發雷霆過,沒有發作過那種沒完沒了的緊張場面。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有人騎機車經過家門前,莫名其妙地用石頭砸老家養的白狗。那時他高聲咒罵了一句「幹!」,而一旁的我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了。這是一個會心的微笑,表示對我的外祖父及他對愛護動物的表達,一種絕高的敬意。

身為大戶人家的長子,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是我的外祖父不曾飛黃騰達。戰爭期間,他和許多的台灣人一樣,成為帝國陸軍的一名兵卒,在悶熱的坑道中敲著電鍵,守著防空用的電探(雷達),用鉛筆在筆記本上畫下美軍飛機的各種識別用的投影圖。幸運的是,他還不需要離開台灣島,戰爭就結束了。

戰爭結束,曾經是大地主的家族熬過了二二八,然後又受到「那個」土地政策的衝擊,幾經轉折,他又成了中華民國的一名低階公務員。其中的過程我已不可考,但我相信這比較像是向生活妥協的結果。身為本省人的他在那個讓他住進三井倉庫當宿舍的機關中,並沒有機會扶搖直上,只是越來越資深,直到退休,僅此而已。

在這幾十年間,他和外祖母辛勞地維持一個圓滿的家庭,而退休之後,也甘於回復成一個單純的農夫,回到他最珍愛的田園與園藝世界中去。

現在,相信他也正辛勤地在那裡照顧著豐盛的田地吧。

大約是在去年(2007年)415樂生大遊行的同時,他生前最後一次回到台北,在我父母的陪伴導遊之下,搭著捷運四處去看看這個如今對他可能已經有些陌生的城市。那應該是一次快樂的旅行,雖然,我們怎麼也不願意那是最後一次。

外祖父回到台中不久,因為身體不適而住進醫院,從那以後有了九個月的痛苦煎熬,正如任何人在醫院裡可能要面對的一切。但外祖父從不向我們抱怨,或是露出挫折灰心的模樣,他只是樂觀、謹慎而平靜地面對這些,直到最後。當我要入伍之時,他用筆寫下的這句話幫助我度過許多醜惡的考驗:

「一年很快,我都已經在這邊躺三個月了。」這後面沒有寫出來的語意,似乎是要寫「XD」。這是一項用生命作出的鼓勵,使我無法耽溺在抱怨和無力當中。

即使在病情日漸加重的那段時日中,醫生半束手的消極治療與其他醫療上無意識的不用心(照紅外線燈照到病人灼傷、配餐配到營養失衡),都使我們感到沉重的無力,外祖父也只是看上去有掩藏不住的疲倦而已。而在他的世界與生命都逐漸縮小的這個時刻,我卻覺得外祖父的眼睛竟然一天比一天明亮,就像一個天資聰穎的孩子一樣,正在好奇地窺探著某些我們視線以外令人好奇的東西。

小心時光無聲偷襲。在外祖母過世後不久,我的外公這樣寫道。而當時的我則這樣說:

我不知道這張紙片是外祖父什麽時候寫下的,但是它很鮮明的留在我的心裡。我們都太過年輕,不會覺得時間在和我們作對。然而如果連老一輩的長輩都這麼積極的面對未來的日子,我們這些後生實在沒資格感到消沉,或者一直沉浸在哀傷中。就是這樣。

這個結論至今未變,只是我仍然感傷。

按:本文寫作於2008年,原載於廢業青年日記。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

無迴響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WE-TechとマルシンモーゼルM712のニコイチ化

13220802_963469630441243_6311394680873056738_o

2015年6月のアナウンスから丸一年、WE-Techのモーゼルミリタリーガスブローバックはようやく発売した。

今まで、多くのモーゼルトイガンは、いろいろメーカーで製品化したが、ガスブローバック分野においては、未だにどれもボルトストップ(ホールドオープン)機能を実現できない。

 

前にも、このWEモーゼルも台湾K◯CのCO2モーゼルのように、てっきりマルシンモーゼルのデッドコピーと思いますが、オリジナル設計のボルトストップ機構を持つことを知ると驚きました。10連マガジンでフルオート撃ち切れる6mmガスブローバック、セミオートでバーストする事なく、そしてボルトストップ掛かる、まさに究極のモーゼルトイガンとも言える。 Details »

海賊版「ドラえもん」の思い出

14991649

本文的中文加料版請見:盜版《小叮噹》的快樂回憶與心靈創傷

第二次世界大戦末期の昭和20年3月、日本軍は南海の無人島で巨大な宇宙人を捕獲した。軍はこのガ壱号と名付けた宇宙人を対米軍用の超兵器にしようと目論み、海堂少尉にガ壱号の使用する言語の解読を命じた。海堂はガ壱号の言語とポリネシア語との類似性に気づき、ガ壱号に日本語を教えることに成功する。

海堂と心を通わせたガ壱号は、大東亜共栄圏の理想に共感し、同年4月1日、日本兵として初陣。身体能力もさることながら、宇宙服・短銃(射程20km相当の光線銃)を駆使し、米軍の沖縄上陸や広島・長崎への原爆投下などを阻止。遂には日本を逆転勝利へと導き大将へ昇進するとともに「帝国"最大の"軍人」と讃えられた。感激したガ壱号は日本への帰化を希望するが、食料事情に加え彼の力を脅威と感じた軍本部は、ガ壱号の処分を海堂に命じ、青酸カリを飲ませようと試みるが…

ーーウィキペディア《超兵器ガ壱號》のあらすじより

自分は4−5歳の頃から、藤子先生の「ドラえもん」の愛読者となっていた。
Details »

【轉載】「超級馬利歐兄弟」的文化改造與資訊革命

這篇文章是摘錄自時報出版,民國七十八年的一本譯書《任天堂的企業謀略》卷末附錄,是時報週刊一〇二期的一篇關於當時日本與台灣電視遊樂器產業發展狀況的深入報導。

這篇報導珍貴之處在於,它是目前可以找到少數記載了八〇年代台灣遊戲產業狀況的文字紀錄(雖然主題是任天堂),而且翻譯與校對方面也比後來尖端出的幾本電玩產業書好很多,我覺得非常有參考價值,因此將它轉載到網路上來。

如果版權方面有任何爭議,請立刻聯繫我。本文如要轉載,非常歡迎,但請附上原始出處,最重要的是請勿增刪。另外,文中的用語及名詞,為了保留報導原意,並不多作修改,只修正了幾個別字。

「超級馬利歐兄弟」的文化改造與資訊革命

東京.劉黎兒/台北.游惠貞 聯線報導

Details »

把付費轉蛋比擬為賭博,是對賭博的侮辱?

這兩天,一份在Slideshare上發表的投影片「某個泰國阿宅脫離數個日本線上遊戲過程的故事(あるタイ人オタクが数々の日本の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を辞めた経緯の話)」在日本遊戲圈與宅圈流傳著。

這份投影片的作者Matumit Sombunjaroen本身也是遊戲開發者,同時是一個自認與公認的阿宅。由於他身為(對日本市場來說)典型的「海外」玩家,其經歷和感想應該與不少台灣日系手機遊戲愛好者有共同之處,因此這份由泰國玩家以日文寫就的投影片,也相當具有參考性及作者獨到且沈痛的幽默感。

あるタイ人オタクが数々の日本の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を辞めた経緯の話 from Matumit Sombunjaroen

Details »

一切都會過去

有些人問我,我放在G+自介跟這個部落格小標欄的那句"This too shall pass"是什麼意思,還有為什麼要放這句話?

This too shall pass,實際上也就是"This, too, shall pass away"。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領薪水做這種事,你可曾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這麼多年下來拍了幾百張女裝照,應老闆要求穿公司的團服拍試裝照,還是第一次⋯⋯

理論上這是工作的一部份,所以我一邊拍不斷自問自答:「領薪水做這種事,你可曾感到不可思議?」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聊聊《TeaMeow》

下這種好像很了解別人正在Developing的專案的標題真的好嗎?(困惑)

不記得幾天前是在臉書還是G+,或者是Twitter上,才第一次得知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一個新的社群網站「TeaMeow」。由於從自己幾年前放棄部落格之後,就一直在社群網站(主要是Google+)上活動,所以這或許是個好理由,在這個SNS上線前聊點個人非技術性的想法與期待。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網路萌

蠢萌

LtOTBw20vWE

昨晚裝了WP時因為太猴急所以裝了英文版,今天覺得想換正體中文版,很順利的覆蓋之後才發現…忘了備份

http://wenli.moe 原來是蠢萌的意思…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SYSOP

廢業青年的消失

今天不小心挖到某個希洽版推文截圖,意識到多少還是有人記得我以前的存在,就想趁這個機會解釋一下事情經過好了,畢竟這件事實在沒有作為歷史謎團的價值。為了對於那個部落格還有記憶,也還願意把我當朋友的人,讓他們知道事情經過也是好的。

先說結果。由於一連串不幸的巧合和我自己既冷酷又缺乏冷靜的一些舉動,原本Blogger的廢業青年日記已經絲毫不存,一點都沒有剩下了。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北門三井倉庫:憂鬱的紀念碑

兩個多月沒寫文章,這大概是這個網誌(註:廢業青年日記)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可是這一次可不是什麼網路自閉症發作,而是真真正正地寫不出東西,表達不出自己的看法。

在台北北門旁,也就是舊總督府鐵道部與台北郵局的對面,有一棟老舊、破落的兩層樓磚造建築物。樓下騎樓的鐵捲門深鎖,而所有的窗戶都已經被木板封上。立面的山牆上有一個斑駁的白色菱形商標,中間有個小小的「三」字。這是日本三井財團戰前在台灣的產業之一,從一些日治時期的台北空拍照片裡,便已經可以見到它的身影。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