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隊奇譚:個別的九人

第一天,你被大隊人事士通知以C中隊所屬人員的身分,支援A中隊三個月。你有點茫然,因為C中隊除了重上加重的學長學弟制和勤務以外,支援人員一旦回部隊歸建,意味著必須重算梯數,而和小你五六梯的學弟一起菜。

當天稍晚,人事士又拿著重新列印過的同一份文件,上面記載著你將要改為分發至B中隊;然而,那天晚上就寢前,你又被拿著再次重新列印過,又經過塗改的那份文件的士官告知:你已被正式分發至A中隊。睡隔壁床的近梯學長與同梯朋友都向你道賀,因為A中隊一般認為勤務單純,是人見人愛的派任。

第二天早上,你們被告知用完早餐後,換上正式服裝。在手忙腳亂地整理好黃埔大背包裡的個人行李之後,在安官桌前排隊等待上車時,突然被士官長叫住。他發表了一番意義不明的含混談話,大意是說因為你們這梯弟兄有人喬後台的動作太大,引起長官不悅,而要已經受完銜接訓練的你們全部留在C中隊等待重新分發。我們馬上將行李提回庫房,並換回體育服裝。這也意味著你們必須重新面對就此留在C中隊的可能性。這種感覺,就好像兩隻腳踏在半空中,非常的不踏實。

然而,當天下午就有兩個人被A中隊的一支電話給召喚了過去,隊上的學長與士官們交換著低聲的耳語,暗示著他們就是「巴庫兵」(有後台的兵)。

留在C中隊的你們,在中隊編現比不佳的情況下,自然成了理所當然的夜哨與打飯班,這些另兩個中隊所不需做的差事,也就落在我們頭上。而學長們便可以去觀察花園裡的毛毛蟲,還可以選擇用樹枝撥弄還是拿打火機烤。先分發下去的兩位同梯在下部隊後立刻放了中秋連假。──感謝上帝,這時你還不知情,否則只怕是更為難挨──同一段時間內,你們另外幾個人卻困坐於幾十個學長班長之間動彈不得,只有在天天站夜哨當中,看著月亮圓了又缺,對面的山頭還不時反射來遲了好幾秒的煙火爆炸聲響。

幾天後,又有幾位同梯分別被送往A中隊與C中隊──但不包括你。原本被告知分發到A中隊的你,卻被中隊特意留下,並要你準備前往B中隊下轄地方的機動單位。這之後要做的事想必與你的專長或經歷並沒有特別關係。到了這時候,你已經有一種怎麼樣都無所謂的漠然且超然的情緒,也沒有多表示不必要的意見便接受了這項派任。只是隱約覺得,自己應該只是被搓掉的其中一粒湯圓吧。

又過了兩天,當你用過早餐正在洗碗盤時,人事官突然廣播要你前往安官桌集合。在那裡,你被當面告知立刻收拾行李,前往A中隊報到。因為你需要以C中隊所屬人員的身分,支援A中隊三個月。

學長們得知後,都用一種夾雜著祝賀與諷刺的複雜語氣,說你大概不會回來也不必回來了。

甚至隊長也把你叫到隊長室,以軍人應有的開門見山,問起是不是有長官和你接觸過,還是你家裡有給某立委還是上將打過電話。雖然這看起來很像是那麼回事,但你很清楚這並不可能,因為你本來早就準備好接受留在C中隊的事實,家中也沒有任何直通軍方或任何高層的管道。無論如何,能夠離開這個關了十天的地方,即使只是支援,也讓你感到鬆了一口氣。

於是你和最後一位面帶苦笑的同梯沉重地握了握手、互道保重之後,坐上當天中午前,開往A中隊的交通車,並且在那裡遇見了早你一星期到達那裏的同梯朋友,你們彼此對於能夠再見面都感到十分高興,而且有了一番熱烈的招呼與交談。

當天么八,你寫下了今後三天的假單,於是回到家,好好的睡了個飽之後,對所發生的一切想了一下,然後開始打字。

這就是你,還有你們個別的九人的,下部隊奇譚。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

無迴響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WE-TechとマルシンモーゼルM712のニコイチ化

13220802_963469630441243_6311394680873056738_o

2015年6月のアナウンスから丸一年、WE-Techのモーゼルミリタリーガスブローバックはようやく発売した。

今まで、多くのモーゼルトイガンは、いろいろメーカーで製品化したが、ガスブローバック分野においては、未だにどれもボルトストップ(ホールドオープン)機能を実現できない。

 

前にも、このWEモーゼルも台湾K◯CのCO2モーゼルのように、てっきりマルシンモーゼルのデッドコピーと思いますが、オリジナル設計のボルトストップ機構を持つことを知ると驚きました。10連マガジンでフルオート撃ち切れる6mmガスブローバック、セミオートでバーストする事なく、そしてボルトストップ掛かる、まさに究極のモーゼルトイガンとも言える。 Details »

海賊版「ドラえもん」の思い出

14991649

本文的中文加料版請見:盜版《小叮噹》的快樂回憶與心靈創傷

第二次世界大戦末期の昭和20年3月、日本軍は南海の無人島で巨大な宇宙人を捕獲した。軍はこのガ壱号と名付けた宇宙人を対米軍用の超兵器にしようと目論み、海堂少尉にガ壱号の使用する言語の解読を命じた。海堂はガ壱号の言語とポリネシア語との類似性に気づき、ガ壱号に日本語を教えることに成功する。

海堂と心を通わせたガ壱号は、大東亜共栄圏の理想に共感し、同年4月1日、日本兵として初陣。身体能力もさることながら、宇宙服・短銃(射程20km相当の光線銃)を駆使し、米軍の沖縄上陸や広島・長崎への原爆投下などを阻止。遂には日本を逆転勝利へと導き大将へ昇進するとともに「帝国"最大の"軍人」と讃えられた。感激したガ壱号は日本への帰化を希望するが、食料事情に加え彼の力を脅威と感じた軍本部は、ガ壱号の処分を海堂に命じ、青酸カリを飲ませようと試みるが…

ーーウィキペディア《超兵器ガ壱號》のあらすじより

自分は4−5歳の頃から、藤子先生の「ドラえもん」の愛読者となっていた。
Details »

【轉載】「超級馬利歐兄弟」的文化改造與資訊革命

這篇文章是摘錄自時報出版,民國七十八年的一本譯書《任天堂的企業謀略》卷末附錄,是時報週刊一〇二期的一篇關於當時日本與台灣電視遊樂器產業發展狀況的深入報導。

這篇報導珍貴之處在於,它是目前可以找到少數記載了八〇年代台灣遊戲產業狀況的文字紀錄(雖然主題是任天堂),而且翻譯與校對方面也比後來尖端出的幾本電玩產業書好很多,我覺得非常有參考價值,因此將它轉載到網路上來。

如果版權方面有任何爭議,請立刻聯繫我。本文如要轉載,非常歡迎,但請附上原始出處,最重要的是請勿增刪。另外,文中的用語及名詞,為了保留報導原意,並不多作修改,只修正了幾個別字。

「超級馬利歐兄弟」的文化改造與資訊革命

東京.劉黎兒/台北.游惠貞 聯線報導

Details »

把付費轉蛋比擬為賭博,是對賭博的侮辱?

這兩天,一份在Slideshare上發表的投影片「某個泰國阿宅脫離數個日本線上遊戲過程的故事(あるタイ人オタクが数々の日本の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を辞めた経緯の話)」在日本遊戲圈與宅圈流傳著。

這份投影片的作者Matumit Sombunjaroen本身也是遊戲開發者,同時是一個自認與公認的阿宅。由於他身為(對日本市場來說)典型的「海外」玩家,其經歷和感想應該與不少台灣日系手機遊戲愛好者有共同之處,因此這份由泰國玩家以日文寫就的投影片,也相當具有參考性及作者獨到且沈痛的幽默感。

あるタイ人オタクが数々の日本の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を辞めた経緯の話 from Matumit Sombunjaroen

Details »

一切都會過去

有些人問我,我放在G+自介跟這個部落格小標欄的那句"This too shall pass"是什麼意思,還有為什麼要放這句話?

This too shall pass,實際上也就是"This, too, shall pass away"。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領薪水做這種事,你可曾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這麼多年下來拍了幾百張女裝照,應老闆要求穿公司的團服拍試裝照,還是第一次⋯⋯

理論上這是工作的一部份,所以我一邊拍不斷自問自答:「領薪水做這種事,你可曾感到不可思議?」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聊聊《TeaMeow》

下這種好像很了解別人正在Developing的專案的標題真的好嗎?(困惑)

不記得幾天前是在臉書還是G+,或者是Twitter上,才第一次得知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一個新的社群網站「TeaMeow」。由於從自己幾年前放棄部落格之後,就一直在社群網站(主要是Google+)上活動,所以這或許是個好理由,在這個SNS上線前聊點個人非技術性的想法與期待。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網路萌

蠢萌

LtOTBw20vWE

昨晚裝了WP時因為太猴急所以裝了英文版,今天覺得想換正體中文版,很順利的覆蓋之後才發現…忘了備份

http://wenli.moe 原來是蠢萌的意思…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SYSOP

廢業青年的消失

今天不小心挖到某個希洽版推文截圖,意識到多少還是有人記得我以前的存在,就想趁這個機會解釋一下事情經過好了,畢竟這件事實在沒有作為歷史謎團的價值。為了對於那個部落格還有記憶,也還願意把我當朋友的人,讓他們知道事情經過也是好的。

先說結果。由於一連串不幸的巧合和我自己既冷酷又缺乏冷靜的一些舉動,原本Blogger的廢業青年日記已經絲毫不存,一點都沒有剩下了。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北門三井倉庫:憂鬱的紀念碑

兩個多月沒寫文章,這大概是這個網誌(註:廢業青年日記)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可是這一次可不是什麼網路自閉症發作,而是真真正正地寫不出東西,表達不出自己的看法。

在台北北門旁,也就是舊總督府鐵道部與台北郵局的對面,有一棟老舊、破落的兩層樓磚造建築物。樓下騎樓的鐵捲門深鎖,而所有的窗戶都已經被木板封上。立面的山牆上有一個斑駁的白色菱形商標,中間有個小小的「三」字。這是日本三井財團戰前在台灣的產業之一,從一些日治時期的台北空拍照片裡,便已經可以見到它的身影。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