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隊奇譚:個別的九人

第一天,你被大隊人事士通知以C中隊所屬人員的身分,支援A中隊三個月。你有點茫然,因為C中隊除了重上加重的學長學弟制和勤務以外,支援人員一旦回部隊歸建,意味著必須重算梯數,而和小你五六梯的學弟一起菜。

當天稍晚,人事士又拿著重新列印過的同一份文件,上面記載著你將要改為分發至B中隊;然而,那天晚上就寢前,你又被拿著再次重新列印過,又經過塗改的那份文件的士官告知:你已被正式分發至A中隊。睡隔壁床的近梯學長與同梯朋友都向你道賀,因為A中隊一般認為勤務單純,是人見人愛的派任。

第二天早上,你們被告知用完早餐後,換上正式服裝。在手忙腳亂地整理好黃埔大背包裡的個人行李之後,在安官桌前排隊等待上車時,突然被士官長叫住。他發表了一番意義不明的含混談話,大意是說因為你們這梯弟兄有人喬後台的動作太大,引起長官不悅,而要已經受完銜接訓練的你們全部留在C中隊等待重新分發。我們馬上將行李提回庫房,並換回體育服裝。這也意味著你們必須重新面對就此留在C中隊的可能性。這種感覺,就好像兩隻腳踏在半空中,非常的不踏實。

然而,當天下午就有兩個人被A中隊的一支電話給召喚了過去,隊上的學長與士官們交換著低聲的耳語,暗示著他們就是「巴庫兵」(有後台的兵)。

留在C中隊的你們,在中隊編現比不佳的情況下,自然成了理所當然的夜哨與打飯班,這些另兩個中隊所不需做的差事,也就落在我們頭上。而學長們便可以去觀察花園裡的毛毛蟲,還可以選擇用樹枝撥弄還是拿打火機烤。先分發下去的兩位同梯在下部隊後立刻放了中秋連假。──感謝上帝,這時你還不知情,否則只怕是更為難挨──同一段時間內,你們另外幾個人卻困坐於幾十個學長班長之間動彈不得,只有在天天站夜哨當中,看著月亮圓了又缺,對面的山頭還不時反射來遲了好幾秒的煙火爆炸聲響。

幾天後,又有幾位同梯分別被送往A中隊與C中隊──但不包括你。原本被告知分發到A中隊的你,卻被中隊特意留下,並要你準備前往B中隊下轄地方的機動單位。這之後要做的事想必與你的專長或經歷並沒有特別關係。到了這時候,你已經有一種怎麼樣都無所謂的漠然且超然的情緒,也沒有多表示不必要的意見便接受了這項派任。只是隱約覺得,自己應該只是被搓掉的其中一粒湯圓吧。

又過了兩天,當你用過早餐正在洗碗盤時,人事官突然廣播要你前往安官桌集合。在那裡,你被當面告知立刻收拾行李,前往A中隊報到。因為你需要以C中隊所屬人員的身分,支援A中隊三個月。

學長們得知後,都用一種夾雜著祝賀與諷刺的複雜語氣,說你大概不會回來也不必回來了。

甚至隊長也把你叫到隊長室,以軍人應有的開門見山,問起是不是有長官和你接觸過,還是你家裡有給某立委還是上將打過電話。雖然這看起來很像是那麼回事,但你很清楚這並不可能,因為你本來早就準備好接受留在C中隊的事實,家中也沒有任何直通軍方或任何高層的管道。無論如何,能夠離開這個關了十天的地方,即使只是支援,也讓你感到鬆了一口氣。

於是你和最後一位面帶苦笑的同梯沉重地握了握手、互道保重之後,坐上當天中午前,開往A中隊的交通車,並且在那裡遇見了早你一星期到達那裏的同梯朋友,你們彼此對於能夠再見面都感到十分高興,而且有了一番熱烈的招呼與交談。

當天么八,你寫下了今後三天的假單,於是回到家,好好的睡了個飽之後,對所發生的一切想了一下,然後開始打字。

這就是你,還有你們個別的九人的,下部隊奇譚。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

無迴響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下部隊奇譚:個別的九人

第一天,你被大隊人事士通知以C中隊所屬人員的身分,支援A中隊三個月。你有點茫然,因為C中隊除了重上加重的學長學弟制和勤務以外,支援人員一旦回部隊歸建,意味著必須重算梯數,而和小你五六梯的學弟一起菜。

當天稍晚,人事士又拿著重新列印過的同一份文件,上面記載著你將要改為分發至B中隊;然而,那天晚上就寢前,你又被拿著再次重新列印過,又經過塗改的那份文件的士官告知:你已被正式分發至A中隊。睡隔壁床的近梯學長與同梯朋友都向你道賀,因為A中隊一般認為勤務單純,是人見人愛的派任。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