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業青年的消失

今天不小心挖到某個希洽版推文截圖,意識到多少還是有人記得我以前的存在,就想趁這個機會解釋一下事情經過好了,畢竟這件事實在沒有作為歷史謎團的價值。為了對於那個部落格還有記憶,也還願意把我當朋友的人,讓他們知道事情經過也是好的。

先說結果。由於一連串不幸的巧合和我自己既冷酷又缺乏冷靜的一些舉動,原本Blogger的廢業青年日記已經絲毫不存,一點都沒有剩下了。

2011年

回到2011年,這一年的6月底,Google+開站。

當時因為我在退伍後工作一直不穩定,財務與婚姻也都已經出現問題,所以已經非常長時間處在極度緊繃的精神狀況中。在這種情況下,我便一頭栽進了G+,但不是做為以往那個有什麼新服務就搶先註冊帳號,試著扮演網路菁英或意見領袖的「知名」部落客,而是為了逃避現實中的種種不愉快與不順利。FB跟我當時的推特帳號無法起到這樣的作用,它們與我的現實生活牽扯太深。

我需要的是一片空白的新天地,那種我把門蓋一關就能抵擋核爆的避難所。Google+這座鬼城,最適合這個目的。

G+開站初期的我刻意不開口說中文,就這麼用著日本鄉民的網路俚語,混進了所謂的日文二次元圈當中,這些人大多不認識我,其中的絕大多數我一輩子也不會有機會見面,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反而出現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在這裡只要我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我出了什麼問題。一般人使用SNS的強度是無法與當時至今的我相提並論的,因為我並不是在社交,而比較接近像是開了個新帳號在沉迷網路遊戲。

在這個非常短的期間之內,我對我的現實身分與處境的厭惡每況愈下。這是當然,一個沒有固定工作、對家人朋友說謊成性,又一天二十四小時在網路上的某個安全角落裡逃避現實的人,他的狀況本來就不應該,也不可能好轉。

這些跟我的Blog有什麼關係呢?簡單來說,這時的我已經沒有了評論、報導、寫作的慾望。從原本的我身上把這些冠冕堂皇的關鍵字抽掉之後,我只是靠著過去養成,如今僅剩的戲謔、諷刺和惡趣味在運作著。這些東西已經內化了,所以也擺脫不了。在網路上要滿足這幾樣東西並不需要什麼部落格,只要發發推,貼貼短文小圖,把各種梗從中文圈搬到日文圈,從推特搬到G+,或者反過來,也就夠了。

我從此對寫長文失去興趣。當我發現到寫得再多再好——何況也不見得真得寫的有多好——也幫不了自己之後,以前部落格裡那些義正詞嚴的批判、精巧堆砌的諷刺,這時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刺眼。那幾年我過得多風光愉快啊。但是那一切都沒能幫我度過難關。

2012年~2013年

即使到了這個時間點,我也還沒有關站的念頭。相反,因為Google+綁定Google Account的做法,這時已經開始產生一些嚴重的問題。在Google+還存在實名政策的那段時間,很多人的帳號常常莫名其妙消失,有時還不僅僅只是Google+ Profile被迫關閉,而是整組Google Account都瞬間消失,只因為Google的系統判定你所使用的並非真名。

更可笑的是這套謎般的巨大辨識系統還沒有針對東亞語系做任何最佳化就直接運作了。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用漢字當G+ ID的使用者經常會無故消失。我所知道的最極端的例子是一個堅持使用相同名字註冊的日本人,他一共被連續關閉了十一個帳號。

對於拿自己的主要Gmail註冊使用G+的人來說,這代表所有東西都可能一夜之間化為齏粉,包括YouTube、Blogspot、還有Gmail。這個威脅是太巨大了,連逃避現實中的我都感受得到。停用G+當然是最安全的方法,但這時的我已經不能沒有這個舒適的安全圈了。在2012年中的某個時候,我便決定自行架站,把原本在Blogger的網誌搬上Wordpress,再將原本的sdkfz251.blogspot.com設為私密狀態。我甚至還特地花錢買了個新網址。

2014年

到此為止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就是部落格換了一個版型與後台系統,還有名字換掉了。既然離婚了,那「廢業夫妻成長日記」當然是不恰當的。兩位在G+上認識的中國工程師朋友熱心地提供主機空間讓我轉址——物理主機在美國——並架起我的新部落格,也就是到去年初還存在的kagurazaka.idv.tw。但是我已經沒有任何動力去寫部落格了,無止盡的搶梗與改寫、翻譯,這時也已經讓我倒盡胃口,這些曾經是引以為豪的能力,已經不再能帶給我什麼成就感了。就算我寫出了什麼義正詞嚴的東西,讀起來都像是在搧自己的耳光。

2015年

這年年初就在農曆春節前,我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請出前妻的住處。本來已經離婚的人還要強迫對方一星期至少有三天要與自己同出入,這是何等的厚臉皮之舉,但是這幾年下來我對現實生活的感覺能力已經失調:只要能夠有一朝一夕的安逸,那麼原則也好臉皮也好都已經不重要了。粉飾太平成了我生活的基本調調;只要看起來是開心的就好了。事實上一直以來我也都是這樣,而不自知其實多年來自己只是一直依賴別人的好意,所過的生活從來就不曾匹配過自己的實際能力。

但這是事情發生快要滿一年的現在我所能做出的反省。

在當時,我就只有在暴怒與極度低落之間來回擺盪,我度過了一個有生以來最悽慘的農曆年,整整五天中龜縮在某個好友返鄉過年後的台北空房間中,也不敢回家,年夜飯還是六張犁路邊正在喝酒聚餐的小館老闆,誤以為我是有家歸不得的流浪者(實際上也確實沒錯)而免費請吃的一碗加滿蔥花的豬肉拉麵。那是我一生中至今為止唯一邊哭邊吃的一頓餐。如果不是因為長時間跟日本人相處,多少也感染了一些「我不能給別人添麻煩」的壓抑習性,我應該活不過當天晚上。

在年假結束前,我把Blogger後台處於隱藏狀態的部落格永遠刪除了。那裏面寫的一些東西,是現在的我都沒辦法直視的,那是我所自以為的快樂時光,如今只落得用來嘲笑自己的材料。

很不巧或者很湊巧的是,在非常接近的短時間內,由於中國防火長城的某部分或某次升級,我的朋友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被迫轉移主機,而且沒能保住當時的數據,因此所有的內容——至少在網路上公開可見的部分——就此消滅了。這是我所了解到的狀況。

今日

我到現在也不覺得可惜,畢竟就算那些資料存在,我也不太可能特地去存取,到現在為止這還是一種挖傷口跟自己過不去的行為;但是實際上,過去我所寫的每一篇文章,都自動地留了一份備份在我的Gmail信箱中。假如這當中真的有對各位有價值的東西需要找出來,我也願意去挖掘。blogger的網址已經被不知情的第三者重新註冊,雖然我看不懂他寫些什麼,但是似乎也不是有害的內容。基於都選擇了這個制式編號,或許雙方之間還有一些不可名狀的共通點也不一定。請不要去打擾他吧。

我會寫這麼多,而且寫在我曾經不只一次表達過不屑的Facebook Note上,是因為其實我已經在架一個新站,但又還沒有一切備便的情況下,已經有了交代這些過程的完整念頭,絕對不是我傲嬌,合先敘明。

以上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雯麗萌

6 Comments

  1. 神楽坂雅詩 說道:

    其實誰都會有些忍不住衝動的時候,我也曾對我新浪博客幾百篇日記進行了類似的操作。也罷,還是在以後有興致再寫文章時,像你這樣寫一大篇吧。至於姬家,原來雯麗姐如此有名氣是這麼來的呢,不過我來的時候,直接見到的就是女裝雯麗呢,也謝謝你拉我入圈,那時我也是覺得姬家離三次元比較遠,讓我比較安心。話說我到今天才知道還有 kagurazaka.idv.tw這個網站,啊真是作為粉絲的失職233。不過,看了你的文章,感覺現在的你跟文章中之前的你完全不一樣呢,新的博客也是新的開始吧,我還是很喜歡女裝的雯麗姐呢,少了很多三次元外表的裝飾,像這樣能透出內心的雯麗姐。以前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至少在這裡和姬家,還有一群可以讓你分擔煩惱的人。雖然我預感自己在今天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但是能看到雯麗姐的堅強,多少也是一種鼓勵。嘛,總之記得以後多放點高清女裝照到這裡喔。噴某墻的話語這裡就省了,我可不希望這裡也被它照顧,因為我將是這裡的常客。我也很久沒寫長文博客了,實在是犯懶,不是有很深的感觸一般也不會寫長文了,想必雯麗姐也是內心積攢了不少煩心事吧,不過很高興你能分享出來,我的好奇心也滿足了很多,連帶讓我來姬家覺醒的事情,謝謝你。至少現在的你我很喜歡呢。2016剛剛開始,又會有怎樣的故事呢,但願,是開心的事情吧。

  2. […] 除了推特之外,像我們這樣的二次元社群使用者,帳號被消失一直是懸在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無論上的是臉書或G+,每天都要面臨一覺醒來帳號只剩信箱裡的一封系統通知信的風險。綁定Gmail的Google+過去所發生過的愚蠢前例我在這篇文章中略有提及,雖然文中說的是姓名政策造成的問題,但被刪帳號的結果是一樣的。 […]

  3. 柯姊 說道:

    廢業青年? 有點印象但又不確定是不是有看過…
    不管怎樣, 恭喜你這場人生馬拉松沒有在35年時就停下棄權.
    雖然我是很意外的因為你的某些文章而圈你的..
    不過我希望可以繼續看到你在姬家活躍.
    也繼續在三次元充滿朝氣的活動.
    我們總會有著低潮的時候別忘了你的
    OK GO跟強尼走路的keep walking囉.

  4. Gary 說道:

    難怪覺得似曾相識,我們都算早期台灣做網站和寫個人日記(那時沒部落格)的一代吧,雖然當時我也在某些圈有些小名氣,也因為一些因素關站。
    現在的我專心在自己事業,FB幾乎不動,唯一稍微活躍就在G+上,也是因為“安全感”使然。

    後來又在G+上圈了你,算緣分嗎?哈哈:)
    也許,那就繼續圈下去,這種好像連著又沒真實連著的感覺很奇妙,其實。

  5. pixza_Yaoita 說道:

    很微妙的, 在各個科技復古相關的站點總是能找到你的身影XDDD
    不過到這種時候才來第一次打招呼 (扣除掉 twitter 上的幾次亂入外), 幸會幸會

    這一陣子在整理舊的 RSS feeds 時也才意識到不少部落格不知不覺消失的事實
    像這樣生活顛簸不斷搬家卻又每每都能遇到的情況感覺實在微妙
    剛好像是另一篇所寫到的, “This too shall pass."

    新的一年 (雖然現在已經三月底了), 祝一切順心.

  6. hohobear 說道:

    自己身為沉迷網路多年的魯蛇大叔
    在以前有看過廢業青年的BLOG
    (記得還有加入GOOGLE READER 來追蹤(這RSS服務已經沒了))

    今天在網路上亂逛看到
    『1980年代的台灣遊戲實況:播音人黑盒子攻略錄影帶』這篇文章
    覺得作者很有趣 (很專業的收藏又符合大叔喜歡的主題)
    連到這邊來,發現是前廢業青年
    (很像多年後又遇到當年念書時每天搭同班公車的陌生人那樣)

    趕緊來加油打氣一下
    壞的都過去了,好的會一直來
    也很喜歡現在新的文章
    期待有更多的作品~加油!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下部隊奇譚:個別的九人

第一天,你被大隊人事士通知以C中隊所屬人員的身分,支援A中隊三個月。你有點茫然,因為C中隊除了重上加重的學長學弟制和勤務以外,支援人員一旦回部隊歸建,意味著必須重算梯數,而和小你五六梯的學弟一起菜。

當天稍晚,人事士又拿著重新列印過的同一份文件,上面記載著你將要改為分發至B中隊;然而,那天晚上就寢前,你又被拿著再次重新列印過,又經過塗改的那份文件的士官告知:你已被正式分發至A中隊。睡隔壁床的近梯學長與同梯朋友都向你道賀,因為A中隊一般認為勤務單純,是人見人愛的派任。

Details »

Published on .
Filed under: 廢業青年